焦化廠工地附近大風揚起的沙塵。昨日上午10時,北京市氣象臺發佈大風藍色預警。近年,異常天氣頻現,使人們對空氣質量更為關註。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新京報訊 (記者鄧琦)近日,北京正式啟動《環境總體規劃(2015-2030年)》編製工作,總規共設置15個專題,其中“2022年冬奧會期間局部地區空氣質量達標方案研究”被列入總規的污染防治專篇中。該規劃將於2015年底之前完成編製。
  目標指向2030年環境質量達標
  北京市環保局昨日召開城市可持續發展研討會,北京市環科院院長潘濤介紹,目前,北京已啟動《環境總體規劃(2015-2030年)》編製。
  去年9月,北京發佈2013-2017年清潔空氣行動計劃中,編製城市環境總體規劃成為84項重點措施之一。
  潘濤介紹,總規從總體研究、環境承載力(閾值)和紅線、污染防治和風險防範三個方面,共設置15個專題,涉及環境承載力研究、生態紅線劃定、地下水污染、交通排放污染等內容。
  潘濤說,要把環境保護的目標任務放在城市發展的大背景中進行謀劃,讓污染治理的重心從末端向源頭轉移,以2030年實現首度環境質量達標為目標,解決經濟社會發展與環境資源承載相協調的問題。
  據瞭解,這是北京首次深入研究環境資源承載力、生態紅線以及區域環境戰略等內容。
  治理環境北京向英國“取經”
  昨日,研討會同時啟動了北京市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與英國駐華大使館關於“北京城鎮化過程中環境可持續發展路徑研究”項目合作。
  市環科院生態與城市環境研究所項目負責人孫莉介紹,該項目為英國大使館中國繁榮基金2014至2015年度項目。
  該項目將梳理國際上特別是英國在可持續城鎮化方面走過的歷程、出現的問題、解決方案、政策和技術選擇,調研北京政策和技術上的差距。在此基礎上,提出北京城鎮化過程中環境可持續發展的路徑和行動路線圖。
  孫莉說,該項目的實施也將為北京帶來新的規劃思路和方法,為北京環境總體規劃編製和“十三五”環境保護規劃提供支持。
  潘濤認為,“取經”並不是經驗的照搬,雖然中英兩國國情不同,但英國在城鎮化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以及解決方案,對中國而言有方法和技術上的借鑒意義。
  ■ 亮點
  冬奧會空氣保障方案意在“保北”
  對於2022年冬奧會期間局部地區空氣質量達標方案研究進入規劃。潘濤說,這首先是北京在申辦冬奧會過程中,展現給國際社會的一個姿態,即如何保證冬奧會期間空氣質量,需要研究方案。方案內容涉及產業和能源結構調整、末端治理措施等等。
  潘濤說,該研究課題的另一層含義,跟北京北部地區空氣質量密切相關,是北部地區空氣質量提前改善的方案。
  此前北京市環保局發佈2013年空氣質量顯示,北部區域點PM2.5年均濃度為60.3微克/立方米,南部區域點PM2.5年均濃度為116.3微克/立方米,相差近一倍。
  潘濤稱,北部地區空氣質量更好,南部影響因素多,改善難度更大,“這個方案也是為了讓條件更好的北部地區先達標,先易後難的方法。”
  ■ 釋疑
  “現在不是規劃太多,而是規劃太少”
  近年,針對大氣等環境治理,市民聽到很多“計劃”、“規劃”和“行動”。從1998年起,北京先後實施16個階段性大氣污染治理措施。如今,北京正式啟動環境總規編製,而《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04年-2020年)》也在修改。規劃是否太密集?對此,北京市環科院院長潘濤給以解釋。
  新京報:環境總規跟城市總規之間有何關係?
  潘濤:環境總體規劃有兩個任務,一是目前正修改的城市總規中涉及環境污染防治的部分,就是由環境總規來提供。其次,環境總規單獨成一體,包含了城市總規中的環境部分,更系統化。北京現在有城市總規、土地利用規劃和經濟社會發展規劃,沒有環境總體規劃。將來要“多規合一”,在做環境總規時,要跟其他規劃對接,如果相互衝突就不行。例如環境規劃中的生態紅線,即土地開發強度如何控制,這要跟土地規劃對接。
  現在來編製環境規劃,是發展階段的需求。原來是經濟發展為第一目標,現在逐漸轉化為GDP和環境污染協同考慮。GDP的增長要考慮環境承載力。
  新京報:要以2030年首都環境質量達標為目標,這是否意味著2030年將實現空氣質量等指標達標?
  潘濤:不是說到2030年北京的各項環境指標可以達標,而是在制定環境總體規劃時,是以2030年為時間點,來測算這些措施能否達到改善環境並達標的目的。能不能達標,要看措施和執行力度。
  新京報:近年規劃和行動計劃不少,但人們對環境改善的體會並不明顯,是何原因?
  潘濤:如果政府出了規劃,採取措施馬上污染就減輕了,就用不著規划了,這恰恰說明環境治理很難,北京治理大氣等環境問題沒有30年到50年不可能有根本成效。倫敦和洛杉磯等國外城市治理都是經過幾十年甚至100年。北京的污染來源較複雜,難度比國外大。這是一項長期艱巨的任務,應以科學態度面對。
  現在不是規劃太多,而是規劃太少。如今很多城市病等問題,恰恰是因為以前規劃太少而且不合理導致的。
  聲 音
  從過去的規劃看,很多規劃沒有嚴格落實下來,說明有些規劃趕不上變化,尤其是長期規劃,不確定因素有很多。制定環境總規除了處理好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之間的關係、從頭到尾堅持和落實規劃中措施等,還要把握好北京的定位,如果定位與規劃偏離,規劃的作用不大。
  ——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謝紹東  (原標題:2022冬奧空氣質量達標方案將入規劃)
創作者介紹

aaron

dfzxresnc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